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传真:028-62641009

电话:028-62641009

邮箱:781153483@qq.com

地址:四川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北段1700号环球中心写字楼E1-2-808室

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资讯 >

不确定性将继续 全球经济低水平均衡成常态

作者: 金恒 时间:2016-11-22 来源:jinheng
摘要:2016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成为了两大黑天鹅事件,随之而来的巨大不确定性也成为了今年的关键词之一。事实上,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不确定性与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如影随形,甚至或将成为常态。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在无法规避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把握其中的发展趋势显得更加重要。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金融学会秘书长陈卫东在日前召开的第一财经金融峰会暨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上表示,金融危机虽然已过去8年,但全球经济依然深陷泥潭,裹足不前。而全球各主要央行为推动经济发展,纷纷推出了大规模的超常规货币政策,但政策制定者的尝试并未触及到经济的根本矛盾,反而留下了后遗症,甚至将进一步催生资产价格泡沫。 确实,当前的全球经济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全球经济已不可同日而语,各主要经济体央行预想通过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

 2016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成为了两大“黑天鹅”事件,随之而来的巨大不确定性也成为了今年的关键词之一。事实上,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不确定性与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如影随形”,甚至或将成为常态。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在无法规避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把握其中的发展趋势显得更加重要。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金融学会秘书长陈卫东在日前召开的“第一财经金融峰会暨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上表示,金融危机虽然已过去8年,但全球经济依然深陷泥潭,裹足不前。而全球各主要央行为推动经济发展,纷纷推出了大规模的超常规货币政策,但政策制定者的尝试并未触及到经济的根本矛盾,反而留下了后遗症,甚至将进一步催生资产价格泡沫。

  确实,当前的全球经济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全球经济已不可同日而语,各主要经济体央行预想通过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令经济重新提速,但其政策大多都未达到预期效果。“当前宏观经济背景是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低贸易增长、低投资、低全球资本流动、低油价的低水平的均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朱民一语道破,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结构性低增长阶段,由于出现了结构性变化,此种低水平的均衡均有可持续性。

  而针对世界经济未来的增长问题,朱民在本次年会上指出,世界经济潜在增长水平是利用潜在资本增长水平、潜在劳动生产率增长水平以及潜在的劳动生产增长水平这三个维度来衡量的。然而,目前     这三项指标均呈现下降趋势,因而预计未来五年,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仍将较低。更重要的是,劳动生产率的下降不仅将拖累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增长,更会进一步缩小央行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劳动生产率下降是全球问题,其反应的是经济的长期结构性问题。“在劳动生产率下降的条件下,利率作为生产和投资的主要财务成本,其水平无法上升,至少上升空间有限,否则这将制约经济水平的发展。”李扬说。

  面对不断涌现的“黑天鹅”事件,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央行颇为头疼,货币政策制定者们正面临着保持当前超宽松货币政策还是加息的选择题。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不断出现是“鹰”还是“鸽”的争论,上周四美联储主席耶伦在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上的证词终于为市场提供了一个较为明确的信号: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大幅提高,甚至已是“板上钉钉”。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依然选择继续高举量化宽松的“大旗”。值得注意的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各主要央行采取的非常规刺激措施已开始发生扭曲。李扬认为,货币供给高增长,但伴随而来的却是物价下跌,通货紧缩日渐明显,这令传统的政策和金融理论面临挑战。

  事实上,除了当前货币政策本身的实施效果问题,全球各主要央行政策的背离以及宏观政策协调问题也成为了热议的焦点。朱民强调,当前,日本和欧洲央行依然处于利率的下行通道,相比之下,美国已进入利率的上升通道,随之产生的利率上升预期进一步影响了汇率的变化。上下行通道决定了货币市场,导致美元不断走强,与此同时,随着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不断展开,美元走强的预期不断上升,随之而来的便是其他货币相对美元的不断贬值。

  全球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和波动性或将成为新常态。在此背景下,全球宏观政策的背离和不协调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世界经济的恢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提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世界各国尤其是主要经济体处在大致相同的经济和政策周期时,或者面临的共同挑战比较突出的时候,进行宏观经济政策国际协调的难度相对就会低一些,协调的效率和成效也会相对高一些,反之困难则增大。当前全球经济运行中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主要经济体经济走势和政策取向出现了分化趋势,各国政策制定的‘内顾倾向’有所抬头,巩固和提升各国进行政策协调的积极性、拓展政策协调的空间面临新挑战。”